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 案例评析
一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的法律适用与思考
作者:金立成  发布时间:2011-03-10 17:00:45 打印 字号: | |

近日,白河法院中厂法庭以调解的方式审结了一起特殊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其中涉及到的法理及法律适用方面值得进一步探讨。

原告徐某与被告刘某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经白河法院审理,查明如下案件事实:被告刘某经有关部门批准,利用自己房屋经办刘记修理部,从事轮胎修理个体经营。2009126日原告徐某骑摩托车到被告维修店购买两根生铁电焊条。被告刘某在自己门面房前左边给他人车辆轮胎充气,原告摩托车停放在距充气轮胎约1米远的白界公路边上。原告跨骑在摩托车上弯腰捡自己掉在地上的螺丝钉时,被告正在充气的轮胎突然发生爆炸,当时将原告耳朵震伤。原被告当时均未查究爆炸轮胎车辆所有人的身份和车号。原告经多方诊治后委托安康金州司法医学鉴定所鉴定,鉴定结论为双耳震伤后,致双耳神经性耳聋,双耳听力损失30dB,伤残等级属十级。

原告诉称,被告作为经营场所的负责人,有义务确保顾客及他人的人身安全,对于原告的人身损害负有全部赔偿责任。而被告辩称,原告身体受到伤害纯属意外事件,被告不构成侵权行为。本案原告虽遭受损害结果,但不是被告的主观过错造成的,是一种巧合。

法庭受理后围绕原、被告的控辩理由形成了两种观点。

一种意见认为,本案性质应定为意外事故,因为从表面看来原、被告都没有过错且事件的发生当事人不能预见。民法上的意外事故是指由于非当事人的故意或过失引起的事故,即事故的发生是当事人不能预见,且当事人主观上没有过错。意外事件具有当事人难以预见,事件发生出乎其意料的偶然性的特点,意外事件不具有普遍性,它只对遭遇事件的当事人产生影响。本案中被告在给轮胎充气过程中,轮胎突然爆炸,符合意外事故认定要件,轮胎爆炸对原告的损害属意外事故造成的身体伤害,原、被告双方均没有过错。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轮胎爆炸造成原告耳鸣、听力下降,被告应分担主要经济损失,原告分担次要经济损失。

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应围绕安全保障义务来确定双方的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被告从事轮胎修理服务,当时轮胎充气时,被充气轮胎随意放在他人可以接近的场所,现场无人管理,又无警示设施;原告到被告经营场所购买物品时轮胎爆炸,致使原告人身遭受伤害,被告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告在准备离开被告经营场所时,已经发现身边轮胎在充气,本可即时回避,但却无视可能发现的危险,并弯腰捡拾自己一般性物品,使自己头部更接近危险源,原告存在重大过失。最高人民法院上述《解释》第二条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以上两种观点从表面看都很合理,但深究后就会发现,后一种观点更能反映整个案件的真实情况。理由如下:

(一)以安全保障义务确定双方责任能贴近本案实际

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群众性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应尽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安全保障义务通常是在当事人之间没有合同约定的情形下而产生的一种要求一方为了另一方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而积极作为的义务。从本案来看,被告刘某从事轮胎修理服务,且有固定的经营场所,他的服务对象是不特定的多数人,因此被告有义务确保进入他经营场所的任何人(即使进入该场所的人没有进行交易的意愿)不遭受人身或财产方面的损害,如果违反此义务而产生的责任就是不作为责任。本案原告在被告实际控制的经营场所受伤,是被告没有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原告受伤被告应当承担一定的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由于本案爆炸轮胎的所有人原被告当时都没有追究,事后也无从查究责任人,本案是否存在第三人侵权还是未知,因此在无法确定第三人的情况下,应由被告承担侵权责任。

(二)安全保障义务符合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

归责原则,是指确定侵权行为人承担侵权责任的一般准则,它是在损害事实已经发生的情况下,为确定侵权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害是否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的原则,是确定行为人侵权责任的根据和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确定的归责原则只有两种:过错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任原则,其中过错推定属于过错责任原则的一种特殊形式。本案轮胎爆炸这一情况如果确定为意外事故的话,双方当事人是从公平的角度来承担责任的,但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把公平责任列为归责原则,认为公平责任多是赔偿标准问题,解决的是损害的分担问题,并不是侵权归责的依据问题。而安全保障义务是以过错责任原则为基础来确定双方的责任,义务人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就是有过错的行为并应当承担责任。安全保障义务分为“物”和“人”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也就是说,安全保障义务人对其所能控制的场所的建筑物、运输工具、配套设施、设备等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并负有警告、指示说明、通知和保护义务。本案中被告即安全保障义务人与原告存在较为密切的关系,被告与原告之间曾经存在合同关系,但是该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原告在被告修理店买完东西尚未离开修理店,被告对在自己实质控制的场所内负有保障原告人身安全的义务,对设备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

(三)适用过错责任能更好的保护受害人的利益

意外事故是从公平的角度由当事人双方适当分担损失;而安全保障义务是以过错责任原则为基础来确定当事人双方应承担的责任。公平责任的目的不在与对行为人的不法过错实施制裁,而在于在当事人双方对造成的损害均无过错的情况下,人民法院根据公平的观念,在考虑当事人财产状况及其他情况的基础上,责令加害人对受害人给予适当补偿,由当事人适当分担损失。过错责任原则,是以过错作为价值判断标准,判断行为人对其造成的损害应承担何种程度的侵权责任。本案从表面看轮胎爆炸属于不可预料的事,具有偶然性,但只要仔细分析就会明白本案被告对于损害的发生是有一定过错的,如现场既无警告也无人员管理,单纯定为意外事故是有失偏颇的,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侵权责任法层面的法定义务,违法安全保障义务导致他人损害的,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以原、被告各自的过错来承担责任,而不是站在公平的角度让当事人分担损失。受害人请求损害赔偿时,应当基于其所受损害的事实,提出赔偿义务人负有符合社会一般价值判断标准所认同的安全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则应就其已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进行抗辩,从而确定双方所要承担的责任,这样才能兼顾过错责任原则的适用与利用平衡。本案原告作为有完全认知能力的成年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有一定的过失,应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被告作为经营场所的负责人及经营者,未尽到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对原告所受损害负有主要责任。

来源:白河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郑晓康